關於部落格
或許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,或許在你我心中....
  • 66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偷 氣【轉貼】

談到偷氣,有的人談虎色變,嚇得不敢煉功。許多人就因為修煉界有人傳說走火入魔、偷氣等等現象弄得人家不敢煉功,不敢接觸氣功。如果沒有這些說法,可能會有更多的人煉功。也有些心性不好的氣功師,專門教這些東西,搞得修煉界烏煙瘴氣的,其實沒有他講得那麼可怕。
我們講氣就是氣,儘管你把它說成混元氣,這個氣,那個氣。人體只要是有氣,這個人就是在祛病健身這一層次中,所以還不算是個煉功人。
人只要有氣在,說明這個人還沒有達到身體的高度淨化,就是有病氣的,這是肯定的。
偷氣的人也在氣的層次當中,我們煉功的人誰要那個很混濁的氣?不煉功的人身體的氣很混,煉功之後可能清亮起來。有病的地方就能夠顯露出密集度很大的一團黑色物質。往下煉下去,真正到了祛病健身的時候,氣就逐漸的微微發黃。再往下煉就真的祛病了,也沒有氣了,就進入了奶白體狀態。
那麼也就是說有氣就有病。
我們是煉功人,煉功誰要氣幹什麼?自己身體需要淨化的,怎麼還要混濁的氣呀!肯定不能要。要氣的人也在氣的層次當中,在氣的層次當中他分辨不了哪是好氣,哪是壞氣,他沒有這個本事。
而你身體的丹田里那口真氣他是動不了的,那個元氣那得高功夫的人才動得了的。身體那個混濁的氣,讓他偷去吧,有什麼了不起的。
我煉功時要想灌氣的話,只要想一想,一會兒肚子都鼓起來。

 道家講站天字樁,佛家講捧氣灌頂,宇宙中有的是氣,你可成天往裡灌。勞宮穴打開,百會穴打開,你就往裡灌,意守丹田,手往裡捧,一會兒就滿。你灌得再滿有什麼用?有的人練氣練得很多的時候,覺得手指肚發脹,身體發脹。別人走到跟前,覺得周圍有個場。哎呀,你練功練得真好。我說啥也不是,哪有功?還是練氣了,氣再多也代替不了功。
練氣的目的是用外面的好氣把身體裡的氣換掉,為的是淨化身體,存些氣幹什麼?
你在這個層次當中,沒有發生本質變化的時候,它也不是功。
你偷得再多,你也不過是個大氣包,那有什麼用?它也沒向高能量物質轉化。所以你怕什麼,他真偷氣就偷吧。
大家想一想,你身體有氣在就有病在。那麼他偷的時候,是不是連你的病氣一塊偷走了?
他根本分辨不了這東西的,因為要氣的人也在氣這個層次當中,他什麼本事都沒有。
有功的人不要氣,這是肯定的。
不信咱們做個試驗,真要偷氣你站那讓他偷,你這邊意想著從宇宙中往裡灌,他在後邊偷。你看這多好,替你加快了淨化身體,省得你衝灌衝灌的。
因為他發出的心是壞的,是偷了別人的東西。儘管是拿不好的東西,他也是做了損德的事了,所以他要給你德。
它形成一個對流,這邊拿你氣,那邊給你德。那個偷氣的人不知道,他要知道他才不敢幹了呢!
凡是偷氣的人,臉色都發青,都是這樣的。
到公園裡練功,很多人就是為了祛病,什麼病他都有。人家治病的時候,還得往出排,可偷氣的人他連排都不排,還弄一身,什麼病氣都有,連身體裡邊都漆黑。他老是損德,他外邊都是黑的,業力場大了,德損多了,裡外都是黑的。
偷氣的人他要知道自己發生了這樣一種變化,在給人家德,做這樣一種傻事的時候,他才不幹呢。

有的人把氣說得很玄:你在美國,我發氣你能接到;你在牆外等著,我發氣你能接到。
有的人很敏感,一發氣是接到了。可是那個氣它不走這個空間,它走另外的空間,另外的空間這兒沒有牆。那為什麼有的氣功師在平地上發氣,你就沒感覺呢?在另外的空間這裡有間隔,所以氣並不像我們講的有多大的穿透力。

真正能起作用的還是功。煉功人能發出功來的時候,他已經沒有氣了,發出一種高能量物質,用天目看上去是一種光。發到別人身上,有一種熾熱的感覺,直接能夠制約於常人。但是也不能夠達到完全治病的目的,只能起抑製作用。

真正想治好病還得有功能存在,各種病有各種功能針對的。
在極微觀下,功的每個微粒上,都是和你個人的形象是一樣的。他可以認識人,都是有靈性的,是高能量物質,別人偷拿去了,它能在那裡嗎?它也不在那兒,擱也擱不上,不是自己的東西。
凡是真正煉功的人,出了功以後的人都有師父在管,那師父在那看著你幹什麼,拿人東西,他的師父也不幹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